城市聚焦

20161128zxf013.jpg

长春解放历史遗迹踏访

  那一段岁月峥嵘,留下壮丽河山

  ——长春解放历史遗迹踏访

  编者按

  今天,是长春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

  我们踏访历史的印记,追忆那段峥嵘岁月。

  70年前,为了长春的和平解放,军民作出了巨大牺牲。这些牺牲不仅为新中国完整保留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更是首开整军起义、整军投诚的先例。

  蓦然回首,铅华洗尽处,是处处繁华。

  70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长春人民不忘初心、励精图治,经历了长春特别市、中央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等发展时期,在昔日战斗的遗址上取得了一系列日新月异的辉煌成就。

  特别是在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新征程上,长春踏上了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

  牢记使命,不忘初心。长春人民正在为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而努力奋斗!

  长春史上最坚固的建筑——见证了城市的屈辱与新生

  

  现在的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办公地点。国民党军队曾将其当作最后堡垒负隅顽抗。 孙建一 摄

  本报记者 徐 微

  回顾长春解放70周年这段历史,坐落于人民广场西北角的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注定是绕不开的。1948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5个多月的围城,兵不血刃地和平解放长春。而这个史称长春最坚固的建筑,也成为解放军作战史上第一个大的围城战役典范。

  在人民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中,省党史研究室征研一处处长、研究员王宜田面向这个建筑,带记者一起穿越时空,回到70年前的那段记忆……

  1945年长春光复以后,这栋名为“伪满中央银行”的大楼改名为“中央银行”。由于它异常坚固,在随之而来的3年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队将其当作最后堡垒负隅顽抗。1948年10月21日凌晨,经过数月围城,长春国民党守军最高指挥官郑洞国被迫投降,长春终于和平解放。至此,“中央银行”大楼回到了长春人民手中。

  “历史留痕,建筑无罪。”据王宜田讲,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始建于1934年,是日本为达到对中国东北金融控制而建设的伪满洲中央银行,工程占地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68万平方米,钢架混凝土框架结构,1938年8月6日主体落成,耗用钢材5000吨,以异常坚固与设备完善著称,据说可经得住原子弹的冲击波。

  解放以后,这栋大楼迎来了它的第三次生命,也迎来它第三个称呼——“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王宜田觉得,当年它的设计者可能不会想到,他们在给长春打下屈辱烙印的同时,也给长春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财富,这个承载着长春屈辱与重获“新生”的历史建筑成为了长春人民牢记历史、居安思然、自强不息的最好纪念。如今,这座带有浓郁殖民色彩的建筑,正开始它全新的生命历程,成为吉林省文物保护单位,长春市重要旅游景点之一。

  站在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大楼前,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回首往昔,更能让人知耻而后勇。忘记历史就是背叛,而记住历史,发奋图强更能映衬出长春宽容大气、自强不息的城市精神和品格。当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长春正在加快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过往的曾经一去不回,而前行的康庄大道注定一片光明。

  烈士牺牲地——今日都市繁华圈

  位于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的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长春分行。吴恒夫烈士在这里遭到流弹袭击而牺牲。 孙建一 摄

  本报记者 张鑫多

  17日,一个晴朗的天。9时左右,市民政局优抚处工作人员杨李军来到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的浦发银行大楼,眼前是车水马龙,一派祥和的景象。

  这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初的建筑,最初为伪满财政部等机构办公地,后为原长春税务学院教学楼,2010年底,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长春分行迁址于此。

  “这里曾牺牲了一位我军高级将领。”杨李军告诉记者。

  解放战争时期,长春经历过两次解放。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第一次解放长春时,兴仁广场(现在解放大路、人民大街交会点)曾是敌我争夺的重要战场。“当时的东南纵队副司令员吴恒夫,就牺牲于此。”据市民政局相关资料记载,吴恒夫1914年出生,曾在红四方面军、抗大总校等处任职,为解放战争时期长春地区牺牲的8063名烈士之一。

  1946年4月,吉辽军区西南、东北、东南三路纵队两万余人在长春外围集结,吴恒夫被任命为东南纵队副司令员。16日,他指挥部队攻取“万字会”(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西北角处,现省银监局所在),随纵队司令员贺庆积、政委邓飞到东南角的这栋小楼视察时,突然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2岁。

  吴恒夫牺牲的消息传出后,吉林地区军民无不惋惜。为纪念吴恒夫的英雄业绩,当时的敦化、蛟河等四县人民,为烈士修墓立碑,表达他们的哀思和敬意。

  如今,这里是长春最主要的两条街路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附近的地铁解放大路站是轨道交通1、2号线的唯一换乘站。周边高楼大厦林立,226米的长春国际金融中心近在咫尺,未来,290米的华润中心将成为我市的新地标。银行、医院、酒店、学校比比皆是,鲜明地书写着都市的繁华。

  “烈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我们要弘扬烈士精神,让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成为全社会的风尚。”在长春解放70周年之际,回望历史,杨李军感慨颇多。

  “围城指挥所”——红色旅游的“潜力股”

  “围城指挥所”正在进行修旧如旧的抢救修复。 王绍波 摄

  本报记者 徐 微

  在长春莲花山生态旅游度假区劝农山镇同心村,完好地保留着当年解放长春时的“围城指挥所”。10余间老屋子尽管已经十分破旧,但异常坚挺。

  1948年5月27日,肖劲光、肖华将军率辽东军区机关从通化来到同心村成立东野第一前线指挥所,后改为一兵团指挥所,也称“围城指挥所”。

  在历时5个月的时间里,将军们在这里运筹帷幄,采取“围而不打、久困长春”的策略,最终迫使国民党六十军起义、新七军等十万军队向人民投诚。1948年10月19日,长春全境解放。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尽管70年前的那段红色记忆已在很多人心中慢慢变淡,但不倒的“老屋”一直把这段红色记忆默默珍藏。

  今年7月,肖劲光的女儿肖凯女士专程来到这里追寻父亲战斗的足迹。“能把解放战争时我父亲战斗过的指挥所保存得这么好,这说明群众的心中还时刻想着那个年代的英雄们,这让我非常感动!”肖凯女士看到这里已作为长春市重要文物加以保护,并开始全面修缮非常激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正本着尊重历史、修旧如旧的态度,将‘围城指挥所’进行抢救性恢复,这既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人民负责。”站在这些老屋前,长春莲花山生态旅游度假区新闻宣传教育中心主任王绍波说。

  不久的将来,这块红色血脉延续的地方,将成为长春传播红色文化,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将与莲花山的山水自然景观相呼应,成为长春旅游的一个重要板块,四季旅游的“潜力股”。

  长春大房身机场——在解放旗帜升起的地方逐梦空天

  昔日的大房身机场已成为空军航空大学外训飞行团驻地。 胡晓琼 摄

  本报记者 胡晓琼

  70年前,长春解放最早的旗帜从这里冉冉升起。

  如今,一架架飞机从她的怀抱出发,翱翔在蓝天白云间。

  她就是位于长春西部的大房身机场。

  站在机场上,回忆70年前,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是吹响占领大房身机场胜利的号角……

  1948年春天,东北人民解放军十几万大军云集在长春周围,长春的对外陆路交通已完全被解放军控制,只剩下大房身机场这一条空中通道与外界相连。这时,对于国民党长春守军而言,保住大房身机场就是保住了他们“固守待援、相机出击”的资本和希望。因此,双方在大房身机场的争夺上都投入了重兵,最终解放军占领大房身机场。

  新中国成立后,大房身机场被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二航空学校轻型轰炸机训练基地,后改建成军民两用机场。2005年8月起,大房身机场改为军用,结束其民用历史。

  如今的大房身机场,是空军航空大学外训飞行团驻地。该外训飞行团先后装备雅克—18、米格—15、歼教—5、教—8、歼—7、初教—6等机型。相继完成教—8改装、国庆60周年阅兵、歼—7改装、初教—6改装等重大任务,累计毕结业学员2000余名,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

  自2011年开始,被称为“最帅开学典礼”的空军航空大学开学典礼暨空军航空开放活动在这里举行。“天之翼”“红鹰”飞行表演队和歼—10等多机种炫目亮相;歼—10B、直—10K、轰—6等空军装备静态展示……让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现场感受空军风采,这里已成为讲述空军故事,展示空军力量的盛会。

  从70年前的争夺焦点到如今意气风发的空天梦诞生地,她见证了长春解放70周年的变化,也见证了中国民航事业、航空航天工业和航空体育运动发展,她也将为我国航空航天事业培育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长春解放纪念碑——一座城市的不朽记忆

  南湖公园里巍然耸立的长春解放纪念碑。贾春文 摄

  本报记者 周 源

  “向为解放长春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

  “向为解放长春、建设长春作出贡献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17日,长春大学经济学院18403班的33名大一新生在长春解放纪念碑前庄严肃立,缅怀先辈,并敬献鲜花。

  纪念碑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雄伟。碑身呈门形,正是从1948年起,获得解放的长春开启新的一页,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1988年10月18日,长春解放纪念碑竣工落成,以纪念长春解放40周年。碑中心在贯穿新民大街轴线的延长线上,纪念碑正面有彭真同志的题字‘长春解放纪念碑’。整个建筑由纪念碑主体、台基、浮雕墙及台阶组成。”身为长春人的薛婷月同学郑重地向同学们介绍道。

  致悼词、向先烈默哀、瞻仰纪念碑……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同学们对先烈们的敬意油然而生。

  “快来给我们照一张合影。”6位老人结伴来到纪念碑前。他们是当年在长春求学的同窗。“大家从天南海北回到长春,恰逢长春解放70周年。一方面是叙叙同学情,而更重要的是缅怀为长春解放作出贡献的人们,看看这座城市的变化。” 赵淑英说。“现在的长春,高楼多了、道路宽了、城市形象提升了,更能感受到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刘彦林接过话题说,“70年前的胜利,是这座城市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不仅我们要牢记历史,更要让青年人把先辈的崇高精神传承下去。”

长春解放历史遗迹踏访

  那一段岁月峥嵘,留下壮丽河山

  ——长春解放历史遗迹踏访

  编者按

  今天,是长春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

  我们踏访历史的印记,追忆那段峥嵘岁月。

  70年前,为了长春的和平解放,军民作出了巨大牺牲。这些牺牲不仅为新中国完整保留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更是首开整军起义、整军投诚的先例。

  蓦然回首,铅华洗尽处,是处处繁华。

  70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长春人民不忘初心、励精图治,经历了长春特别市、中央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等发展时期,在昔日战斗的遗址上取得了一系列日新月异的辉煌成就。

  特别是在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新征程上,长春踏上了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

  牢记使命,不忘初心。长春人民正在为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而努力奋斗!

  长春史上最坚固的建筑——见证了城市的屈辱与新生

  

  现在的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办公地点。国民党军队曾将其当作最后堡垒负隅顽抗。 孙建一 摄

  本报记者 徐 微

  回顾长春解放70周年这段历史,坐落于人民广场西北角的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注定是绕不开的。1948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5个多月的围城,兵不血刃地和平解放长春。而这个史称长春最坚固的建筑,也成为解放军作战史上第一个大的围城战役典范。

  在人民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中,省党史研究室征研一处处长、研究员王宜田面向这个建筑,带记者一起穿越时空,回到70年前的那段记忆……

  1945年长春光复以后,这栋名为“伪满中央银行”的大楼改名为“中央银行”。由于它异常坚固,在随之而来的3年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队将其当作最后堡垒负隅顽抗。1948年10月21日凌晨,经过数月围城,长春国民党守军最高指挥官郑洞国被迫投降,长春终于和平解放。至此,“中央银行”大楼回到了长春人民手中。

  “历史留痕,建筑无罪。”据王宜田讲,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始建于1934年,是日本为达到对中国东北金融控制而建设的伪满洲中央银行,工程占地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68万平方米,钢架混凝土框架结构,1938年8月6日主体落成,耗用钢材5000吨,以异常坚固与设备完善著称,据说可经得住原子弹的冲击波。

  解放以后,这栋大楼迎来了它的第三次生命,也迎来它第三个称呼——“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王宜田觉得,当年它的设计者可能不会想到,他们在给长春打下屈辱烙印的同时,也给长春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财富,这个承载着长春屈辱与重获“新生”的历史建筑成为了长春人民牢记历史、居安思然、自强不息的最好纪念。如今,这座带有浓郁殖民色彩的建筑,正开始它全新的生命历程,成为吉林省文物保护单位,长春市重要旅游景点之一。

  站在中国人民银行长春支行大楼前,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回首往昔,更能让人知耻而后勇。忘记历史就是背叛,而记住历史,发奋图强更能映衬出长春宽容大气、自强不息的城市精神和品格。当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长春正在加快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过往的曾经一去不回,而前行的康庄大道注定一片光明。

  烈士牺牲地——今日都市繁华圈

  位于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的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长春分行。吴恒夫烈士在这里遭到流弹袭击而牺牲。 孙建一 摄

  本报记者 张鑫多

  17日,一个晴朗的天。9时左右,市民政局优抚处工作人员杨李军来到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的浦发银行大楼,眼前是车水马龙,一派祥和的景象。

  这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初的建筑,最初为伪满财政部等机构办公地,后为原长春税务学院教学楼,2010年底,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长春分行迁址于此。

  “这里曾牺牲了一位我军高级将领。”杨李军告诉记者。

  解放战争时期,长春经历过两次解放。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第一次解放长春时,兴仁广场(现在解放大路、人民大街交会点)曾是敌我争夺的重要战场。“当时的东南纵队副司令员吴恒夫,就牺牲于此。”据市民政局相关资料记载,吴恒夫1914年出生,曾在红四方面军、抗大总校等处任职,为解放战争时期长春地区牺牲的8063名烈士之一。

  1946年4月,吉辽军区西南、东北、东南三路纵队两万余人在长春外围集结,吴恒夫被任命为东南纵队副司令员。16日,他指挥部队攻取“万字会”(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西北角处,现省银监局所在),随纵队司令员贺庆积、政委邓飞到东南角的这栋小楼视察时,突然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2岁。

  吴恒夫牺牲的消息传出后,吉林地区军民无不惋惜。为纪念吴恒夫的英雄业绩,当时的敦化、蛟河等四县人民,为烈士修墓立碑,表达他们的哀思和敬意。

  如今,这里是长春最主要的两条街路人民大街与解放大路交会处,附近的地铁解放大路站是轨道交通1、2号线的唯一换乘站。周边高楼大厦林立,226米的长春国际金融中心近在咫尺,未来,290米的华润中心将成为我市的新地标。银行、医院、酒店、学校比比皆是,鲜明地书写着都市的繁华。

  “烈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我们要弘扬烈士精神,让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成为全社会的风尚。”在长春解放70周年之际,回望历史,杨李军感慨颇多。

  “围城指挥所”——红色旅游的“潜力股”

  “围城指挥所”正在进行修旧如旧的抢救修复。 王绍波 摄

  本报记者 徐 微

  在长春莲花山生态旅游度假区劝农山镇同心村,完好地保留着当年解放长春时的“围城指挥所”。10余间老屋子尽管已经十分破旧,但异常坚挺。

  1948年5月27日,肖劲光、肖华将军率辽东军区机关从通化来到同心村成立东野第一前线指挥所,后改为一兵团指挥所,也称“围城指挥所”。

  在历时5个月的时间里,将军们在这里运筹帷幄,采取“围而不打、久困长春”的策略,最终迫使国民党六十军起义、新七军等十万军队向人民投诚。1948年10月19日,长春全境解放。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尽管70年前的那段红色记忆已在很多人心中慢慢变淡,但不倒的“老屋”一直把这段红色记忆默默珍藏。

  今年7月,肖劲光的女儿肖凯女士专程来到这里追寻父亲战斗的足迹。“能把解放战争时我父亲战斗过的指挥所保存得这么好,这说明群众的心中还时刻想着那个年代的英雄们,这让我非常感动!”肖凯女士看到这里已作为长春市重要文物加以保护,并开始全面修缮非常激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正本着尊重历史、修旧如旧的态度,将‘围城指挥所’进行抢救性恢复,这既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人民负责。”站在这些老屋前,长春莲花山生态旅游度假区新闻宣传教育中心主任王绍波说。

  不久的将来,这块红色血脉延续的地方,将成为长春传播红色文化,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将与莲花山的山水自然景观相呼应,成为长春旅游的一个重要板块,四季旅游的“潜力股”。

  长春大房身机场——在解放旗帜升起的地方逐梦空天

  昔日的大房身机场已成为空军航空大学外训飞行团驻地。 胡晓琼 摄

  本报记者 胡晓琼

  70年前,长春解放最早的旗帜从这里冉冉升起。

  如今,一架架飞机从她的怀抱出发,翱翔在蓝天白云间。

  她就是位于长春西部的大房身机场。

  站在机场上,回忆70年前,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是吹响占领大房身机场胜利的号角……

  1948年春天,东北人民解放军十几万大军云集在长春周围,长春的对外陆路交通已完全被解放军控制,只剩下大房身机场这一条空中通道与外界相连。这时,对于国民党长春守军而言,保住大房身机场就是保住了他们“固守待援、相机出击”的资本和希望。因此,双方在大房身机场的争夺上都投入了重兵,最终解放军占领大房身机场。

  新中国成立后,大房身机场被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二航空学校轻型轰炸机训练基地,后改建成军民两用机场。2005年8月起,大房身机场改为军用,结束其民用历史。

  如今的大房身机场,是空军航空大学外训飞行团驻地。该外训飞行团先后装备雅克—18、米格—15、歼教—5、教—8、歼—7、初教—6等机型。相继完成教—8改装、国庆60周年阅兵、歼—7改装、初教—6改装等重大任务,累计毕结业学员2000余名,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

  自2011年开始,被称为“最帅开学典礼”的空军航空大学开学典礼暨空军航空开放活动在这里举行。“天之翼”“红鹰”飞行表演队和歼—10等多机种炫目亮相;歼—10B、直—10K、轰—6等空军装备静态展示……让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现场感受空军风采,这里已成为讲述空军故事,展示空军力量的盛会。

  从70年前的争夺焦点到如今意气风发的空天梦诞生地,她见证了长春解放70周年的变化,也见证了中国民航事业、航空航天工业和航空体育运动发展,她也将为我国航空航天事业培育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长春解放纪念碑——一座城市的不朽记忆

  南湖公园里巍然耸立的长春解放纪念碑。贾春文 摄

  本报记者 周 源

  “向为解放长春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

  “向为解放长春、建设长春作出贡献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17日,长春大学经济学院18403班的33名大一新生在长春解放纪念碑前庄严肃立,缅怀先辈,并敬献鲜花。

  纪念碑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雄伟。碑身呈门形,正是从1948年起,获得解放的长春开启新的一页,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1988年10月18日,长春解放纪念碑竣工落成,以纪念长春解放40周年。碑中心在贯穿新民大街轴线的延长线上,纪念碑正面有彭真同志的题字‘长春解放纪念碑’。整个建筑由纪念碑主体、台基、浮雕墙及台阶组成。”身为长春人的薛婷月同学郑重地向同学们介绍道。

  致悼词、向先烈默哀、瞻仰纪念碑……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同学们对先烈们的敬意油然而生。

  “快来给我们照一张合影。”6位老人结伴来到纪念碑前。他们是当年在长春求学的同窗。“大家从天南海北回到长春,恰逢长春解放70周年。一方面是叙叙同学情,而更重要的是缅怀为长春解放作出贡献的人们,看看这座城市的变化。” 赵淑英说。“现在的长春,高楼多了、道路宽了、城市形象提升了,更能感受到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刘彦林接过话题说,“70年前的胜利,是这座城市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不仅我们要牢记历史,更要让青年人把先辈的崇高精神传承下去。”

    主管: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主办:长春日报报业集团 长春市信息中心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新民大街1002号 联系电话:0431-81890677 吉ICP备0500209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