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20161128zxf013.jpg

立交桥下旧书香

    一本旧书的背后,往往藏匿着一段泛黄的故事!在这个电子消费品盛行的时代,隐于西解放立交桥下的旧书市却依然充满了活力。每到周末,一群群淘书人来到这里,在一本本泛黄的旧书里,寻找一度尘封的记忆,感受旧书书香的脉脉温情。

市民在旧书市里淘书。林桂清 摄

  2日,记者走进西解放立交桥下的旧书市,聆听人们淘书、藏书的故事,见证爱书之人的执著,感受长春这座文化城融于血脉的特质。

  隐于大桥下的旧书市

  周六早6点,走下立交桥,满眼的旧书蜿蜒着摆在了小路两侧,有两三百米长,摊位有二三十家。书籍的品种繁多,有文学类、人物传记、经济类、生活类以及艺术类图书,还有一些不同领域的工具书、连环画,甚至还有民国时期的旧读本。有的卖两元三元一本,有的卖到十元八元,而一些相对珍贵的书则会远远高于其标价。

  一位常逛旧书市的老人告诉记者:“这书摊儿天不亮就摆出来了,第一批来买书的人甚至会拿着手电筒过来,就是想在第一时间淘到自己喜欢的书。”

  旧书市里淘书有乐趣

  一位背着双肩包的老人吸引了记者的目光,他在每个书摊儿前都会停留一会儿,时不时跟摊主聊上两句,问问书的价格和来历。在一个书摊儿前,他相中了一本上个世纪80年代出版的文艺评论方面的书,伸手比画了个“八”,摊主点了下头,老人似乎觉得自己买贵了,马上又说:“六块钱吧。”摊主无奈地笑着说:“于老师,您就别跟我算计了,要是相中了就七块钱拿去吧。”老人满意地付了钱。

  这位老人名叫于学昆,是东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退休教授,他是旧书市的常客,几乎每周都会来,老人家里的藏书已有上万册,其中有近半数是在旧书市上淘到的。谈到为何要到旧书市来淘书,老人说:“淘书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情怀。我逛旧书市有好多年了,像我最钟爱的《中国历代楹联大选》和《历代状元答卷》都是在这里淘的。”老人说这里的书多而杂,以前旧书市兴盛的时候他逛一天都逛不完,现在虽然卖书的少了,但他每周六的上午还是会泡在这里。

  今年52岁的孙启明近些年也迷上了到旧书市来淘书,他告诉记者:“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最开始到旧书市是为了淘一些建筑和工程方面的工具书,后来找到了一些早年的国外土木工程专业的译本,我就迷上了到这里淘各种工具书,几年下来已有几百本了。”

  不少买书人跟卖书人都很熟悉,他们或谈谈手头收到的书的品相,或聊聊某本书的收藏价格,从书聊到历史,又从历史聊到文化,有时一聊就是小半天,很多就像于学昆教授说的,“逛旧书市的人除了淘书,我们更看重的是那份志同道合的情谊。”

  舍不得让旧书变成纸浆

  在书市的尽头,有一个只摆着二三十本书的小摊位,卖书的是个姓齐的中年人,他是第二次到书市来卖书。齐大哥说:“我父亲以前是中学老师,他在世时就喜欢读书,可惜我和妹妹都不喜欢读书,老人走了以后这些书就一直被锁在箱子里。”因为要搬家,齐大哥和爱人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出了几百本父亲留下的书,有些送给了亲戚朋友,剩下的妻子准备当废品卖了,可齐大哥又觉得不舍,“我听说这儿有个旧书市,就把书搬过来,哪怕便宜一点,我也不想让这些书在我的手里当废品卖了,最后变成了纸浆。”

  坚守是对书的执著

  尚智多和李守志是大桥下旧书市的元老级书商,他们收书,卖书,也藏书。上个世纪90年代末,长春旧书市最火的时候,二人加入到旧书商的行列,开始了他们与旧书市的情缘。尚智多介绍,“我最早在四分局旧书市卖书,那时候旧书市非常红火,销量也特别大,有些‘毛装书’‘线装书’都是堪称国宝级的,在书市上出现一本,大家都像过年一样。”

  李守志对此感慨道:“早些年做旧书生意有不少人发家了,可是后来市场萎缩了,很多人就不再以此为业了。每次搬家,都会少一批人,但也会有新加入进来的,现在剩下的这些人,其实都是对旧书有种执著,可能有一天这行不再能养家糊口了,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

  新闻背景

  几经搬迁的旧书市

  旧书市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般若寺西侧。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一些人借集邮热在四分局附近支起了旧书摊儿,两三年内发展到近百家摊位。1997年,长春的旧书市远近闻名,不少外地的爱书人也到四分局书市淘书,到1999年达到鼎盛期。随着2002年马路市场的清退,旧书市转战到新疆街原省图后的一块空地。2007年这块空地被收回,旧书市再度搬迁至长春宾馆附近,没到两年时间又转移到西解放立交桥下轻轨院内的彩钢房里。2013年7月,因为交通建设的需要,彩钢房被拆除,便在西解放立交桥下设市开业。(记者 林桂清)

立交桥下旧书香

    一本旧书的背后,往往藏匿着一段泛黄的故事!在这个电子消费品盛行的时代,隐于西解放立交桥下的旧书市却依然充满了活力。每到周末,一群群淘书人来到这里,在一本本泛黄的旧书里,寻找一度尘封的记忆,感受旧书书香的脉脉温情。

市民在旧书市里淘书。林桂清 摄

  2日,记者走进西解放立交桥下的旧书市,聆听人们淘书、藏书的故事,见证爱书之人的执著,感受长春这座文化城融于血脉的特质。

  隐于大桥下的旧书市

  周六早6点,走下立交桥,满眼的旧书蜿蜒着摆在了小路两侧,有两三百米长,摊位有二三十家。书籍的品种繁多,有文学类、人物传记、经济类、生活类以及艺术类图书,还有一些不同领域的工具书、连环画,甚至还有民国时期的旧读本。有的卖两元三元一本,有的卖到十元八元,而一些相对珍贵的书则会远远高于其标价。

  一位常逛旧书市的老人告诉记者:“这书摊儿天不亮就摆出来了,第一批来买书的人甚至会拿着手电筒过来,就是想在第一时间淘到自己喜欢的书。”

  旧书市里淘书有乐趣

  一位背着双肩包的老人吸引了记者的目光,他在每个书摊儿前都会停留一会儿,时不时跟摊主聊上两句,问问书的价格和来历。在一个书摊儿前,他相中了一本上个世纪80年代出版的文艺评论方面的书,伸手比画了个“八”,摊主点了下头,老人似乎觉得自己买贵了,马上又说:“六块钱吧。”摊主无奈地笑着说:“于老师,您就别跟我算计了,要是相中了就七块钱拿去吧。”老人满意地付了钱。

  这位老人名叫于学昆,是东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退休教授,他是旧书市的常客,几乎每周都会来,老人家里的藏书已有上万册,其中有近半数是在旧书市上淘到的。谈到为何要到旧书市来淘书,老人说:“淘书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情怀。我逛旧书市有好多年了,像我最钟爱的《中国历代楹联大选》和《历代状元答卷》都是在这里淘的。”老人说这里的书多而杂,以前旧书市兴盛的时候他逛一天都逛不完,现在虽然卖书的少了,但他每周六的上午还是会泡在这里。

  今年52岁的孙启明近些年也迷上了到旧书市来淘书,他告诉记者:“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最开始到旧书市是为了淘一些建筑和工程方面的工具书,后来找到了一些早年的国外土木工程专业的译本,我就迷上了到这里淘各种工具书,几年下来已有几百本了。”

  不少买书人跟卖书人都很熟悉,他们或谈谈手头收到的书的品相,或聊聊某本书的收藏价格,从书聊到历史,又从历史聊到文化,有时一聊就是小半天,很多就像于学昆教授说的,“逛旧书市的人除了淘书,我们更看重的是那份志同道合的情谊。”

  舍不得让旧书变成纸浆

  在书市的尽头,有一个只摆着二三十本书的小摊位,卖书的是个姓齐的中年人,他是第二次到书市来卖书。齐大哥说:“我父亲以前是中学老师,他在世时就喜欢读书,可惜我和妹妹都不喜欢读书,老人走了以后这些书就一直被锁在箱子里。”因为要搬家,齐大哥和爱人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出了几百本父亲留下的书,有些送给了亲戚朋友,剩下的妻子准备当废品卖了,可齐大哥又觉得不舍,“我听说这儿有个旧书市,就把书搬过来,哪怕便宜一点,我也不想让这些书在我的手里当废品卖了,最后变成了纸浆。”

  坚守是对书的执著

  尚智多和李守志是大桥下旧书市的元老级书商,他们收书,卖书,也藏书。上个世纪90年代末,长春旧书市最火的时候,二人加入到旧书商的行列,开始了他们与旧书市的情缘。尚智多介绍,“我最早在四分局旧书市卖书,那时候旧书市非常红火,销量也特别大,有些‘毛装书’‘线装书’都是堪称国宝级的,在书市上出现一本,大家都像过年一样。”

  李守志对此感慨道:“早些年做旧书生意有不少人发家了,可是后来市场萎缩了,很多人就不再以此为业了。每次搬家,都会少一批人,但也会有新加入进来的,现在剩下的这些人,其实都是对旧书有种执著,可能有一天这行不再能养家糊口了,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

  新闻背景

  几经搬迁的旧书市

  旧书市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般若寺西侧。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一些人借集邮热在四分局附近支起了旧书摊儿,两三年内发展到近百家摊位。1997年,长春的旧书市远近闻名,不少外地的爱书人也到四分局书市淘书,到1999年达到鼎盛期。随着2002年马路市场的清退,旧书市转战到新疆街原省图后的一块空地。2007年这块空地被收回,旧书市再度搬迁至长春宾馆附近,没到两年时间又转移到西解放立交桥下轻轨院内的彩钢房里。2013年7月,因为交通建设的需要,彩钢房被拆除,便在西解放立交桥下设市开业。(记者 林桂清)

    主管: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主办:长春日报报业集团 长春市信息中心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新民大街1002号 联系电话:0431-81890677 吉ICP备0500209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