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20161128zxf013.jpg

农妇王秀芬的诗意生活

  “朝牧鹅,惊晨露,手摇柳枝学鹅步”“头枕着青山看日出日落,脚踏着溪水我对酒当歌”……穿着深蓝长褂工作服的王秀芬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一边轻声吟诵着自己的作品,那份对生活的柔情与豪迈融进字里行间。日前,记者辗转2个多小时来到德惠市夏家店乡姜家崴子村,走进了这位53岁农妇的诗意生活。

  天命之年与文学重逢

  2016年,王秀芬参加了德惠市举办的“惠风文学训练营”,此后,她每天都要交一篇作业。“‘营长’要求我们每天交一篇诗歌、散文或是小说,如果交不上就要在微信群里给大家发红包。”对于从小就没机会好好学习的王秀芬来说,交作业成了她十分珍惜的任务。

  因为家里生活艰苦,王秀芬读完初中一年级就被迫退学了。“退学后便帮着父母干农活,那时候唯一的乐趣就是看报。”王秀芬所说的报纸是家中糊在墙上的老报纸,看完了四面墙上的内容,再跳上凳子,仰着头看棚顶。“我就是喜欢看字。”说着,王秀芬从她的小书桌上拿出几本泛黄的笔记本,工整的字迹记录着她从一些书籍和杂志上抄下来的美文。正是这些积累,让王秀芬对文学产生了兴趣。

  诗歌传情缔结良缘

  王秀芬对文学的执着感染了她的丈夫韩立忠,他随后也加入了训练营。

  忙完了一天的活计,夫妻俩经常坐在炕头上交流创作心得。“花开总惹蜂蝶忙,硕果压弯瘦脊梁。可叹生在尘世外,一生甘苦无人偿。”王秀芬读完了新作《小果树》,期盼着丈夫的评价。韩立忠慢慢品味着诗中的意境,最后竖起了大拇指。

  以诗传情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并不陌生,“我们俩当年谈恋爱时就是以诗传情。”王秀芬笑着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能记得他写给我的诗呢。”

  生活在诗意中升华

  训练营每期一个月,两年来已举办了18期,王秀芬是为数不多学满18期的学生,并完成了数百篇文学创作。《我和我的祖国》获得长春市群众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牧鹅》《简单是首歌》等五十余篇文学作品在多家刊物上发表。“当下我有两个意愿,一是写一部反映农村变化的长篇小说,另外,我还想带更多人加入训练营,用文学升华农家生活。”说这话时,王秀芬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记者 朱怡)

农妇王秀芬的诗意生活

  “朝牧鹅,惊晨露,手摇柳枝学鹅步”“头枕着青山看日出日落,脚踏着溪水我对酒当歌”……穿着深蓝长褂工作服的王秀芬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一边轻声吟诵着自己的作品,那份对生活的柔情与豪迈融进字里行间。日前,记者辗转2个多小时来到德惠市夏家店乡姜家崴子村,走进了这位53岁农妇的诗意生活。

  天命之年与文学重逢

  2016年,王秀芬参加了德惠市举办的“惠风文学训练营”,此后,她每天都要交一篇作业。“‘营长’要求我们每天交一篇诗歌、散文或是小说,如果交不上就要在微信群里给大家发红包。”对于从小就没机会好好学习的王秀芬来说,交作业成了她十分珍惜的任务。

  因为家里生活艰苦,王秀芬读完初中一年级就被迫退学了。“退学后便帮着父母干农活,那时候唯一的乐趣就是看报。”王秀芬所说的报纸是家中糊在墙上的老报纸,看完了四面墙上的内容,再跳上凳子,仰着头看棚顶。“我就是喜欢看字。”说着,王秀芬从她的小书桌上拿出几本泛黄的笔记本,工整的字迹记录着她从一些书籍和杂志上抄下来的美文。正是这些积累,让王秀芬对文学产生了兴趣。

  诗歌传情缔结良缘

  王秀芬对文学的执着感染了她的丈夫韩立忠,他随后也加入了训练营。

  忙完了一天的活计,夫妻俩经常坐在炕头上交流创作心得。“花开总惹蜂蝶忙,硕果压弯瘦脊梁。可叹生在尘世外,一生甘苦无人偿。”王秀芬读完了新作《小果树》,期盼着丈夫的评价。韩立忠慢慢品味着诗中的意境,最后竖起了大拇指。

  以诗传情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并不陌生,“我们俩当年谈恋爱时就是以诗传情。”王秀芬笑着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能记得他写给我的诗呢。”

  生活在诗意中升华

  训练营每期一个月,两年来已举办了18期,王秀芬是为数不多学满18期的学生,并完成了数百篇文学创作。《我和我的祖国》获得长春市群众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牧鹅》《简单是首歌》等五十余篇文学作品在多家刊物上发表。“当下我有两个意愿,一是写一部反映农村变化的长篇小说,另外,我还想带更多人加入训练营,用文学升华农家生活。”说这话时,王秀芬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记者 朱怡)

    主管: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主办:长春日报报业集团 长春市信息中心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新民大街1002号 联系电话:0431-81890677 吉ICP备0500209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