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报道>2013幸福长春>声音
世上最暖的珍藏
2015-01-08 13:22    来源:长春日报

  慕如雪

  一直认为,生活是需要被记录下来的,待日暮苍山、时光渐老之时,好拿出来细细回味。影像、照片是很好的记录方式,形神具备,但是我却只喜欢用文字记录,觉得那样更有味道。

  我开始用文字记录的时候,刚上小学。那时,爸爸妈妈上班,没有时间,让我照顾小两岁的弟弟。可是,弟弟是个捣蛋鬼,总是把家搞得面目全非。爸妈回家,我们等来的是一顿好打。弟弟该打,我这个陪打可就有些冤枉,空口喊冤是不灵的,我就用笔记下弟弟捣蛋的事儿,回家给爸妈看。

  这可能是目的最不纯洁的日记了,不过不白忙活,白纸黑字的证据给弟弟带来的是一通教训。而我看着弟弟哭得可怜也动了恻隐之心,事情照记,却不再给爸妈看,只读给弟弟听,惹得他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他说,姐姐,我再也不气你了。这可是我没想到的结果。从此,我爱上了用文字记录生活。

  当时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老师也布置了日记,我就开始了文字之欢。把烦心的、开心的都记下来,过后看起来,烦心的也不烦心了,开心的会更开心。于是,文字就成了我的一个不离不弃的朋友。结果一学期,我就要用掉两本日记本,毫无章法,不讲构思,想到看到的统统记下。现在想来真是好笑,当年的自己真像是有疯狂的文字癖。不过这个文字癖的好处是,住校时,别的孩子哭天抹泪想家的时候,我把思念记在纸上。记着记着,想家的思绪就漂走了。

  不甘于记日记的时候是我发现自己长大了时,觉得记日记是小孩子的功课,幼稚又可笑,长大了就要写长篇巨制。于是,我在本子的背面偷偷写小说。当时读高中,也接触了一些杂志,写完小说,偷偷地塞到信封里投出去,像少女放飞了红蜻蜓,投出去就不再管它。直到有一天,邮递员递过来一张淡绿色的汇款单,我才知道,我偷偷投出去的红蜻蜓为我带来了绿蝴蝶。更加喜欢上了写字。

  后来我辍学了,打工了。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不愿回首的日子,更是我以泪洗面的日子。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劳累一天的我把对家的思念、把对未来的憧憬写在了精心挑选的硬皮日记本中,设了密码,那是我一个人的情书。

  再后来,我有了爱人,有了家,有了孩子,多了牵挂,写的字就换了主题,写生活的云蒸霞蔚,记日子的云卷云舒。日记的主角也换了,不是我,是儿子,是老公,是我们这个家。我说,要把所有的日子都记下来,让文字替我们珍藏时光。

  是的,文字当然能珍藏时光,并且由文字珍藏的时光经过时间的发酵,翻开那刻,会分外芬芳。

  因为文字是世上最暖的珍藏。现在有时我就会翻看以前的文字,历历往事里,仿佛又看到那个一路走来的自己。

(责任编辑:卢凯峰 )

主办:中共长春市委、长春市人民政府   承办:长春市信息中心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10111号  邮编:130022  联系电话:0431-88777819